留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丨苦战上甘岭
关于几代中国人来说,抗美援朝战争中回忆最深入的上甘岭战争,就发生在抗美援朝战争的阵地战期间。上甘岭并不是一座山峰的姓名,而是一座村庄的姓名。五圣山,坐落朝鲜中部的金化区域,在它的南麓有两个无名小高地,加起来面积只要3.7平方公里。上甘岭,其实是这两个小高地山洼里的小村庄。而这儿,是志愿军中部阵线的战略关键。1952年10月14日,以美国为首的所谓的联合国军会集火力,发动了以上甘岭为主要目标的“金化攻势”,又名“摊牌举动”。美军将领范弗里特,便是那个打破火力极限的“范弗里特弹药量”的发明者,放言最多6天、伤亡200人,就可以完成任务。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在志愿军的顽强抵抗下,“摊牌举动”终究发展为继续43天、两边投入总军力超越10万人,伤亡近5万人的大型战争。在上甘岭战争中,敌人先后投入6万余人军力,并又一次使出了范弗里特弹药量。向缺乏4平方公里的志愿军阵地,倾注了190余万发炮弹和5000枚以上的炸弹,炮火密度超越了二战的任何一场战争。按美军的想象,在这样的火力密度下,不可能有人能生存。但美军彻底轻视了志愿军的坑道战术,正是鳞次栉比的坑道,使上甘岭一役,成为国际战争史上据守防护作战的模范。苦战上甘岭 坑道防护功不可没在朝鲜战争两年多的时间里,志愿军部队共构筑了巨细坑道1250公里,壕沟和交通壕6250公里,形成了以坑道为主干的巩固阵地防护系统,在正面阵线上建起了一道地下长城。正是这种史无前例的阵地防护系统,一次次粉碎了敌人的张狂进攻。汪学文(91岁 时任志愿军第46军136师407团顾问):遇上敌人空袭的时分,在坑道里面特别难过,这俩耳朵就像两个锥子扎进去再拔出来相同,五脏六腑都震动了,都活动了如同。不是感同身受,谁也体会不出来那个难过劲。在上甘岭战争中,志愿军白日丢掉了阵地,就退入坑道,晚上又建议进攻,夺回阵地。得而复失,合浦还珠,43天的战争中,阵地56次转手。当敌军的强烈炮火倾注时,坑道里很多人的牙齿磕破了嘴唇,甚至有兵士被炮火震死。上甘岭战争完毕后,人们发现,阵地土石足足被炸松了两米。陆柱国(92岁 时任志愿军战地记者):终究在上甘岭上抓起来一把是什么东西,一个是碎石头,一个是炮弹渣,一个是人的骨头,便是这三种东西,石头、炮弹渣和炸弹的弹皮和人骨头。被封闭的上甘岭阵地 洒满鲜血的前方运送路在敌军的强烈进攻下,坑道部队伤亡严峻。为了弥补军力,志愿军把机关人员、勤杂人员、军长的警卫连等连续派入坑道。紧密的封闭,还使坑道部队粮尽水绝、伤员得不到救治。其时部队命令,谁能向上甘岭的坑道送进一筐苹果,记二等功!可事实上,尽管后方收购了几万公斤的苹果,却没有一筐可以送进坑道。上甘岭战争中,运送人员伤亡高达1700余人,在通往上甘岭两个高地的山路上,洒满了前方运送员的鲜血。上甘岭战争有三件法宝:坑道、火炮和手榴弹尽管志愿军发射的炮弹数量只相当于敌军的21%,但通过灵敏运用,已可以进行大规模的炮战。此外,比起轻重机枪来,手雷、手榴弹等抛掷弹药更遭到坑道部队的欢迎。谁在上甘岭打得硬 谁的腰杆就硬通过昼夜重复的抢夺,志愿军打退敌人670屡次进攻,终究以伤亡1.1万余人的价值,歼敌2.5万余人。到11月25日,志愿军夺回上甘岭,粉碎了摊牌举动! 经此一役,联合国军在朝鲜正面战场上失去了决心,再也无法向中国人民志愿军建议大规模的战争了。15军军长秦基伟在回忆录中写道:“其时,整个朝鲜战场其他地方的枪声稀落了,板门店商洽桌上商洽两边都在等着上甘岭的音讯,谁的部队在上甘岭打得硬,商洽桌前谁的腰杆就硬,说话底气就足!”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